头条搜索
 

舍得一身剐,要把爱因斯坦拉下马

10-20-2019

20世纪最重要的科学家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右)

与20世纪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亨利 · 柏格森

1922年4月6日,爱因斯坦在巴黎的一场由法国哲学学会(Société française de philosophie)组织的学术活动中,遇到了一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这个人就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亨利 · 柏格森(Henri Bergson)。

今天说到爱因斯坦,差不多妇孺皆知,可是柏格森,除了哲学圈,大概少有人知。不过在将近一百年前,情况正好相反:柏格森的哲学观点,在欧洲文化圈如日中天,被称为“全欧洲最危险的男人”,爱因斯坦虽然已经崭露头角,影响力尚难以与比他年长整整二十岁的柏格森相提并论。

在那次会议上,两人之间爆发了尖锐的争论,争论的核心是:时间究竟是什么?柏格森认为,“时间”即“延绵”,是一种既包含过去又涵盖了未来的流动与连续,这样的时间需要人们用“直觉”来把握,他反对爱因斯坦拥护的以钟表、机械等科学仪器测量的科学意义上时间,认为那只是空间化的时间。而爱因斯坦则反唇相讥:哲学家的所说的时间根本不存在!

这场争论对双方都造成不小的打击,柏格森的声望固然受到很大影响,爱因斯坦也备受质疑——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获奖理由不是由于蜚声遐迩的相对论,而是他提出的光电效应,后者在物理学史上的意义,显然远远逊色于前者。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之所以这么做,正是因为“著名哲学家柏格森先前对爱因斯坦的质疑”。

当然,柏格森被普遍认为是这场争论中的失败者,他的失利象征着人类认识史上“理性”战胜了“直觉”。不过哲学家老当益壮,为捍卫自己的观点笔耕不辍,在四年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很多年以后,美国学者吉梅纳 · 卡纳莱丝把这段发生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另类且多彩多姿的关乎无法和谐共处的人和观念之间的故事写成了著作《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之辩论》,针对关于时间的世纪性辩论进行了百科全书式的探究。

展开全文

这场争论的背景是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之间由来已久的分野与交锋。伴随着相对论的提出及其所引发的世界性影响,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让这种传统的争锋变得更加尖锐。本书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证明了关于时间之谜的争论是如何改变了精神的历史进程,堪称一部以时间为主题的思想认知简史。

今天是亨利 · 柏格森诞辰160周年

给读者诸君出个小问题:

历史上有几位哲学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是谁?

欢迎文末写留言与我们分享,

群学书院将送出哲学史图书四册。

引起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争辩的“时间”

到底是什么?

文 | 郝春鹏

来源 | 新京报书评周刊(ID:ibookreview

亨利 · 柏格森(1859年—1941年),法国哲学家,法兰西学院院士,192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柏格森反对科学上的机械论,心理学上的决定论与理想主义。他认为人的生命是意识之绵延或意识之流,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成因果关系的小单位。他对道德与宗教的看法,亦主张超越僵化的形式与教条,走向主体的生命活力与普遍之爱。其写作风格独特,表达方式充满诗意。代表著作有《创造进化论》《直觉意识的研究》《物质与记忆》等。

01

现代时间观,

来自基督教时间?

传统上理解的时间,严格说来只是一种均匀的计数测量,是一种空间化的时间。这种时间根本上是以空间作为表现,例如以日月和手表秒针的空间位移来规定时间单位,并非时间本身。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日常理解的线性时间观还受到基督教的影响,“从一开始,普遍时间的概念就跟上帝的概念联系在一起”,今天我们的计年单位“公元”就是以耶稣的诞生年为元年。表面上,近代科学的崛起似乎去昧了神学,而去宗教化反使其以一种世俗化的新模样,被人们在日常中不知不觉地接受。譬如,现代人理解的时间类似于射线的开始(如大爆炸),具有无限延伸的特性,这就是基督教创世时间的翻版。而在其他古文明中,时间常以循环而非线性的方式出现(如中国的天干地支计年法)。

德国哲学家卡尔 · 洛维特在他的《世界历史与救赎历史》中曾这样感叹:“在我们这个时代,数百万人默默地背上了历史的十字架。”传统的时间观成为了敏锐的哲学家和科学家的反思对象。

近代的理性和科学方法,建立在分割和细化的研究方式上,这无异于把活的肌体解剖为各个器官单独研究,丢失了真正的生命。作为哲学家,柏格森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打通主客二分造成的割裂局面。他将时间定义为“绵延”(durée),这个词来自于法语动词durer(连续、持久)的被动形态,即时间是一种连续体,呈现为一种非空间的、不可计数、不可分离的特性。无论作为认识主体的人,还是被认识的对象,都处于绵延之中,而非割裂的两方。

这是对时间的本体论定义。为此,柏格森区分了时间与时间的测量,前者是本体论层面的,后者则是认识论层面的时间观。柏格森对传统时间观的批评,并不是在否定本体论意义上的时间,只是认为传统错误地用空间来理解时间。同时他也在批评作为认识论的主体时间,他特别对当时新出现的电影做出了批评:观众在银幕上知觉和认识到的动画,实际上都是以断裂的图片拼组的,并不是真实世界。

作者:康定斯基

02

“哲学家的时间并不存在”?

爱因斯坦则以科学的方式探究时间问题。虽然他生前并不认同量子力学,但相对论本身突破了那种科学理性极致的机械论和唯理性主义。在1922年两人的第一次会面中,柏格森抱有善意地“只是来这里听听”。与之相对,爱因斯坦的发言却语惊四座:“哲学家的时间并不存在……在物理学家的时间之外,最多只有某种心理学意义上的时间”。在爱因斯坦看来,以直觉作为形而上学的柏格森难逃主观或心理学的牢笼。爱因斯坦不讨论时间的本体论或认识论的问题,或者在他看来,二者是一致的。他认为,柏格森的贡献在于客观化了时间的心理学方面。

时间与时间测量的差异,即本体论与认识论的差异,“未引起爱因斯坦的兴趣,他相信时间要么是由时钟来衡量的,要么什么都不是。在他心中从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念头想去探究最初时钟被发明出来的理由”。因为科学相信能用最简洁的、可能的方式描述宇宙,而无论这是本体论还是认识论的差异。

本书作者卡纳莱丝认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足以媲美哥白尼的革命,在三个方向上与传统的牛顿绝对时空观分道扬镳:第一:它重新定义了时空,宣称它们不再是普遍的;第二,它表明时间跟空间密不可分;第三,它跟以太概念毫无关系。

这三条分别关涉:牛顿绝对时空观的破产、时间与空间的关联,以及绝对坐标的不存在。实际上,爱因斯坦对绝对时空观的颠覆同康德哲学的“批判”如出一辙,甚至后者更早地被称为“哥白尼式的革命”,因为他把传统外在的时空,反转设想为人的先天直观形式。从这点上说,康德首先在思想上完成了“灵魂的转向”,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完成了“身体的转向”。

作者:康定斯基

03

爱因斯坦不同以往的时间观

虽然爱因斯坦提出了不同以往的时间观,但在柏格森看来,相对论更“适于认识论的范围”而不是物理学。经历了近代哲学理性主义洗礼的哲学家们开始反思这种理性主义和方法主义,与爱因斯坦追求一致性和简单性相反,柏格森关注的是不一致性和复杂性。柏格森认为匀质时间也是幻象,但他更深地指出,本体论层面的时间本质尚未被探究,也就是说,他告别了康德式的作为直观形式的时空观,而指向作为本体论层面的“物自体”。

爱因斯坦指责哲学家:他们谈论的本体论的时间并不存在;只有一种认识论层面的心理时间;柏格森指责物理学家:相对论更适于认识论的范围而不是物理学。在爱因斯坦看来,本体论与认识论的区分并不重要,认识论在某种层面直接决定本体问题,正如那句话所说:“你看的只是你能看到的”;在柏格森看来,传统本体论的时间观是一种以空间测度出的时间,其最大的缺陷是间断性,并在认识论领域内呈现的主客之间的断裂。因而,在爱因斯坦那里,他要以一种认识论的、不具有形而上学的绝对意义的时间观;而在柏格森那里,他要以一种超越静止形而上学和主客二分的连续绵延性,来从本体论上提出一种整全的时间概念,用“绵延”解决爱因斯坦的问题:究竟是什么让那个联系起我们的过去和未来的每一个瞬间变得有意义。柏格森终其一生,想要“向人们揭示时间究竟为何不能仅仅从科学的角度进行理解。他坚定而执着地相信,时间必须以哲学的方式加以理解”。科学变成了相对的代名词,它探寻不到本体的问题,而哲学反而成了本体论的真正探究方式。

作者:康定斯基

04

启示:宇宙中的梦想与记忆

柏格森与爱因斯坦的争论启发了海德格尔的存在哲学。后者更认同柏格森,因为后者以更为根本的方式去理解和探究时间。海德格尔声称爱因斯坦并不是在跟时间打交道,而只是在谈论时间的度量,认为他错误地假定时间具有一种“同质的、数量上可以计数的属性”。相对论关于时间的狭隘观点是它空间化了时间,假定其是一个同质的、几何学概念的结果。

海德格尔比以前的任何哲学家都更清楚时间是与人的存在交织在一起的,他没有直接讨论什么是时间,而是问“什么造就了时间?”而他是这样回答的:“与其说人类生活是发生在事件之中的,毋宁说人类生活就是时间本身”。

奥古斯丁在《忏悔录》中写道:“时间究竟是什么?没有人问我,我倒是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说明,便茫然不解了。”一种狡黠的回答是:这个问题本身还在时间之中,并且时间还在继续,所以任何回答都不够周全。但我们无需望而却步,正如争辩的双方实际上未必泾渭分明地敌对。争辩是一种对话,而非决绝。

全书结尾,卡纳莱丝不无乐观地说到:当我们不再简单地选择一方而反对另一方,那么,我们既可以认为宇宙中充斥着时钟、等式和科学,也可以同样认为它充满了梦想、记忆和喜悦。

这场争论的背景是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之间由来已久的分野与交锋。伴随着相对论的提出及其所引发的世界性影响,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让这种传统的争锋变得更加尖锐。本书就是对这场争论及其余波的精密梳理和精彩反思,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证明了关于时间之谜的争论是如何改变了精神的历史进程,堪称一部以时间为主题的思想认知简史。

柏格森在争论中的名言是:爱因斯坦先生,我们比你更像爱因斯坦。

相对论一出,爱因斯坦受到哲学和其他人文学科的广泛关注,他很多时候被视作一位思想家,而不仅仅是物理学家。但爱因斯坦并不领情,在时间问题上,当柏格森试图将相对论与哲学并轨的时候,爱因斯坦毫不客气地将哲学排除在外。

而时间向来是哲学家们热衷于攻陷的堡垒。没有了关于时间的话语权,他们该怎么办?

柏格森对时间的理解,毫无疑问是20世纪现代主义文学艺术思潮的重要推手之一。他怎会甘于被爱因斯坦逐出时间的论坛?

这场交锋作为一个事件,显然是逻辑的必然;所有有趣的、令人意外的事情都随之发生了。打开这本书,这两位在不同领域先后获得诺贝尔奖,并以其头脑深远地影响了我们所生活其中的世界的人物,会竞相告诉你更多你之前所不了解的东西。

扫码即可购买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亦可购买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书籍。

猜你喜欢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