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搜索
 

靠捡垃圾交学费,柬埔寨的孩子有多不容易?| 地球知识局

10-31-2019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1232-上学不容易

作者:酸奶没泡沫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邦通(Bunthon)原本是柬埔寨一个靠乞讨、捡垃圾为生的小孩,白天在街上游荡,傍晚收工后将一天的乞讨成果上交家人,第二天重复此步骤。对于这样的儿童来说,能够进入学校学习是一种奢侈。

但在2017年,邦通拿捡到的一袋子废弃的瓶盖当学费,成功进了一所学校。从此,他得以每天坐在椰子木制成桌椅上,上起了英语和计算机课。而这所收垃圾当学费的学校,也是由“收垃圾人”用“垃圾”建成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环保不是说出来的

2013年,万迪(Ouk Vanday)辞去了酒店经理一职,在柬埔寨金边东北方向湄公河上的达赫岛(Koh Dach)建了第一所“垃圾学校”——柬埔寨椰子学校。

离市中心其实挺远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展开全文

这所学校的大门几乎完全由废弃的可回收垃圾制成,五颜六色的塑料汤匙和瓶盖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与“COCONUT SCHOOL”几个大字搭配起来,别有一番海岛风味。

自己的校门自己造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进去之后,便是两座主要的教学建筑:一座是英语教室,一座是图书室和计算机室——学生们上课的地方。显然,这两座建筑也是用垃圾建造的:英语教室的墙壁是汽车轮胎,图书室的墙是空酒瓶组装的,地板是酒瓶底子铺的。

教室由什么建造而成并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学生们学到对他们有益的知识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虽说看起来很奇怪,但利用这种材料,不仅连水泥和瓷砖都省了,还能防止雨水侵蚀墙壁、确保教室光线的充足,从环境上给学生以“积极明媚”的示意,可谓变废为宝的典范。而且作为热带国家的柬埔寨,建筑对御寒功能的需求也很低,使得这种低成本建筑方式成为可能。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那这么多变成宝的“废物”,是哪里来的?

80%来自他们自己的学生。这所椰子学校可以容纳200多名学生和5名教师,学生都是居住在附近的孩子,来椰子学校上学不需要交学费,只要按照万迪的要求上交自己收集的可回收垃圾,并在课余帮助万迪保持学校的完好和有序即可。

这些孩子从小就已经参与到各种劳动中

在建造学校时付出自己的努力对他们来说是开心的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而收集这些原材料也并不困难,因为垃圾在金边唾手可得。

2014年,柬埔寨的垃圾产量为31.8万吨,三年后已经达到150万吨,如今该国每天生产约10000吨垃圾。

柬埔寨垃圾填埋场

至于填埋场设计如何,填埋状况如何,就难说了▼

其实从绝对数字上来看,柬埔寨的垃圾产量并不多,跟纽约一个城市相比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纽约市人口仅仅是柬埔寨人口的一半以上,但每天的垃圾产量达到了惊人的12000吨。所以问题并不是柬埔寨人浪费,而是他们没有能力将垃圾妥善处理掉,或者转移出口到别国的后院。

柬埔寨的垃圾一车又一车,美国的垃圾一船又一船▼

而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每天的垃圾产量约是2800吨,一年高达84万吨,占全国垃圾量的60%左右。金边现有的几个垃圾场已经快要不堪重负,市内垃圾随处可见,但寻找新的垃圾场建设选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从扔垃圾的环节,到垃圾处理的环节

人员、设备、资金都是缺的

社会上稀缺的环保力量应对着巨量的需求▼

据环境部表示,这些垃圾中,有约11%被回收利用,另外将近一半被简单粗暴地直接烧毁或投入河流。但根据联合国开发署(UNDP)驻柬柬埔寨主任的说法,柬埔寨每天制造的垃圾有90%是可以再循环利用的,只要把可回收垃圾加工制造,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利用,就能有效解决垃圾围城的问题。

既然有这么多垃圾,自然也就有人以此谋生▼

这也与椰子学校的建设者万迪的想法不谋而合。

所以在建校伊始,资源有限的万迪就开始收集利用金边丢弃的可回收垃圾,将其用到自己学校的建造当中:

“我用垃圾当建造学校的材料,因为到处都是垃圾,很容易找到,同时也想给我的学生传授有关垃圾的知识,以及如何回收利用垃圾来保护环境。”

想要建一个不大,却很可爱的学校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于是,万迪“垃圾人”的绰号便在柬埔寨传开了。

学英语和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虽说万迪建的椰子学校已经被赋予了环保的意义,但他建学校的最初目的是希望给柬埔寨贫困乡村里无法接受教育的儿童提供学习的机会。

开始有一部分人能富起来了,但更多的人还是太穷了▼

辞职后,他骑着自行车,在首都附近的达赫岛等地看到适龄儿童并未上学时,了解到这里很多孩子都是因为家里太穷才远离了教育:一方面孩子们需要早早干活贴补家用;另一方面,离达赫岛最近的学校也需要步行数公里后乘船抵达,而坐船是需要付钱的。

所以每个岛上都该有一些基础的教育点

以尽量节约当地人的成本

(图像来自google map)▼

不只达赫岛一个地方,在柬埔寨,因家庭贫困、学校偏远而选择放弃学业的儿童很多。

据世界银行的说法,柬埔寨的13.5%的人口生活在贫困县以下(2014),其中90%以上居住在农村。19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约占总贫困人口的45%,其中农村人口占大多数。在贫穷的现实面前,接受教育就成了很多未成年人的奢望。

柬埔寨还是很困难的,人均GDP在亚洲倒数10名内

(同为东南亚国家的缅甸更难...)

(图片来自wikipedia)▼

2017年时,柬埔寨学前教育的参与率只有43%,小学为97%,然而在随后的中学阶段,有近一半的学生毕不了业,甚至低于中等偏下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人口很多,增长很快,孩子也很多

但没有合适的教育,长大了也还是要受苦▼

在这种情境下,椰子学校的出现可谓是想上学而无法上学的儿童的福音了。

达赫岛的椰子学校建成后,在7位志愿者老师的帮助下提供英语,数学,计算机学习和垃圾回收四个科目的教学。

贫苦人家的孩子

要先从解决人类的最底层需求开始努力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至于为何选择开设英语和计算机课,一是因为柬埔寨的公共教育虽然免费,但英语等额外课程需要交费,学费介于5美元至数百美元之间,很多孩子没机会学;二是因为在柬埔寨以旅游业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下,会一些英语和电脑操作技能就不愁找到能糊口的工作。对贫苦人家的孩子来说,他们没得选,一切都是面向实用的。

或许这些基础教育能让其中一些孩子当上职业导游

这已经是相当体面和高收入的工作了▼

每天,200多名学生聚集在椰子学校里跟着万迪和几位志愿者老师学习英语和计算机;课余的时候,万迪会和学生们一起再度将收集到的垃圾回收利用,制作成柬埔寨国旗,地图,人造花,花盆等学校装饰品,或者卖掉,再将赚来的钱继续建设学校。

既解决了垃圾回收的难题

又能得到经济回报,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几年的运营下来,万迪觉得自己的第一所椰子学校运转顺利,可以把这一模式复制到其余教育匮乏、环保意识淡薄的地区,让更多的孩子上得起学、树立环保意识。

于是在2017年,万迪将第一所椰子学校移交给信任的人管理,打算为居住在磅士卑省基里隆国家公园山上的孩子建造另一所椰子学校。

他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准备各种材料,终于获得环境部的土地所有权批准,然后又花了三个月才将森林中学校选址的位置整成平地。

然而此时万迪却陷入了深深的焦虑:

“……我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我甚至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木材作为建筑材料,或如何在山上搬运那些建筑工具。我也不知道如何说服孩子们来森林里读书……”

学英语和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但尽管面临重重困难,基里隆山的椰子学校最终还是成功开起来了:这座位于国家公园的椰子学校,入口处装饰着由彩色瓶盖制成的柬埔寨国旗,校园内部依旧是各种环保建筑和设施。学校招收了约65名儿童,让本来需要翻山越岭才能上学的孩子得到了走进课堂的机会。

用废弃材料做成柬埔寨墙

(图片来自facebook@Coconut School Foundation)▼

随着第二所学校的正式启用,运营上可能面临的困难也渐渐凸显——毕竟招生不收学费。

不过万迪仍旧表示不会寻求政府或其他慈善组织的融资,因为他认为这些机构很有可插手学校的管理,让他的教育理念变了味。

据估计,一所椰子学校的运营费约在每月150美元,为了帮助学校获得更多支持以维持运营,万迪在社交媒体平台推广椰子学校,向人们介绍了他的建校项目以及山区儿童的教育生活,希望获得更多帮助。最终,学校通过社会捐赠、以及学校出售回收塑料制品维持了生存。

学校官网▼

尽管受到了社会各方的认同和支持,但反对万迪的声音也不绝于耳——主要来自学生的家长们。

基里隆山的这所学校建成不过一两年,即便学习不用交学费,却被一些家长认为已经开始“带坏”他们的孩子了。这是因为山里的孩子虽然不上学,但干起活来很溜,是赚钱贴补家用的好手,即便是每天乞讨卖花,也能有10-20美元的收入,一去上学什么都干不了了。

“他们仍然认为我是一个陌生人,认为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给他们的孩子灌输愚蠢。因为他们来椰子学校上学,所以他们的父母已经没有额外收入了。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如果不接受教育,这些孩子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即便面临着这些压力,万迪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因为学生带给他的感动已经足够让他撑下去。

“这里的几十名学生中,有一位名叫尼古的总是迟到。我训斥他时,他告诉我,他每天必须走3公里才能到学校,有时候还光着脚走。我问他累不累,令我震惊的是他的回答,他说如果这是他唯一能够学习的途径,他永远也不会感到疲倦。”

为了更多的孩子们能获得接受教育的机会,万迪计划继续扩大新学校的规模,增加幼儿园班级,最好能实现容纳200名学生。

这些深陷贫困魔窟,得不到家长支持的孩子们尚且在自己赚学费,自己维护学校,认真读书,我们又还有什么借口不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呢?

参考资料:

https://www.khmertimeskh.com/498407/kiriroms-coconut-school/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cambodia-s-school-made-of-rubbish-encourages-green-clean-future-7571380

http://www.coconutschool.org

https://www.dw.com/en/cambodian-school-made-of-rubbish/a-3977620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END

猜你喜欢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