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搜索
 

别的简报|法国男子因上班 “太无聊” 起诉公司,获赔5万欧元

06-25-2020

今天是2020年6月17日,星期三。期待着无所事事也能得到报酬。

法国男子因上班 “太无聊” 起诉公司,获赔5万欧元

*配图与正文无关

弗雷德里克•德纳赫(Frederic Desnard) 声称无聊至极的工作让他犹如 “堕入了地狱”,巴黎法院判定他获得赔偿金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

德纳赫说,他曾是香水公司 Interparfums 的一名经理,但在损失一名重要客户后被降职,他被打发去做一些非常琐碎的工作,比如给老板配置平板电脑和在老板家里陪客户等。他说,“没人在乎我是早上9点到还是10点到。我买些办公用品 —— 几张纸 —— 然后我的一天就结束了。” 德纳赫对法新社表示,他被留下来执行与工作无关的任务,“被剥夺了最初的职责”。他说他感到自己 “被摧毁了”,并患上了 “严重的抑郁症”,“无所事事却得到报酬,我感到很羞愧”。一名同事告诉法庭,“德纳赫先生厌倦了无所事事。这种情况让他非常沮丧,他越来越多地谈起自杀。”

德纳赫声称,工作中的抑郁和缺乏激情最终导致他在开车时癫痫发作。在这种 “过度无聊” 状态持续4年之后,他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进行赔偿。

法院认可了他的诉求,认为长期从事 “无聊且乏味” 的工作对登纳德的健康造成了损害,使他陷入了与 “过度疲劳” 相反的 “过度无聊” 状态,要求公司赔偿德纳赫5万欧元。公司方面则表示,德纳赫从未跟他们说过自己正在被 “过度无聊” 所折磨。想体验一份无所事事却得到报酬的工作,不知道德纳赫公司还缺人吗?

展开全文

*配图与正文无关

玉兰油在美支持 “Black Lives Matter”,在亚非销售美白产品

随着印度、印度尼西亚、中国、尼日利亚等国消费者购买力的增长,皮肤美白已经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批评人士指出,美国护肤品品牌玉兰油(Olay)在美国宣布支持 “BLM” 抗议活动的同时,在向亚洲和非洲的消费者大力推销美白产品。

6月3日,Olay 官方发布了一条消息以支持种族平等:“Black Lives Matter,我们反对种族主义和不公正。我们认为黑人有权利没有恐惧地生活。” 但几天后,Olay 马来西亚官方账户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信息:一位面带微笑、头戴白色头巾的马来西亚大明星推广了一款名为 “水感透白光塑精华露”(White Radiance Light Perfecting Essence)的产品。这款产品主打 “双重美白功效”,可以 “美白肤色”,并 “抑制皮肤深层黑色素形成”。并且,玉兰油在菲律宾官方网站上称,该产品承诺消除 “暗黄皮肤”,产生 “更光滑、更透白的肌肤”。

玉兰油的一名发言人告诉 BuzzFeed,该公司没有在美国销售美白产品,他们认为需要有一个 “更具多样化和包容性的美丽标准”。“我们主要在亚洲销售这些产品,很多人说他们的肤色随年龄的增长会泛黄,消费者正在寻找能帮助其恢复肤色的产品。”

“那些在支持种族平等的同时,也在销售美白产品的品牌是极其虚伪的。” 宝洁公司中东地区前高管 Alex Malouf 告诉 BuzzFeed。批评皮肤美白的人士说,“‘以白为美’不是个人审美的选择,而是深深植根于殖民历史的。变白被视为改善工作、婚姻和社会前景的必要手段 —— 即使是以牺牲皮肤健康为代价。美白产品可能含有汞和其他有害的化学物质,会对皮肤造成持久的伤害。在美白产品的营销中,通常把白皙的浅色皮肤描绘为一种理想的美。”

有网友评论道:这种 “越白越好” 的营销概念在亚洲和非洲地区大行其道,而在美国和欧洲,这些公司会怎么销售产品呢?他们通常会极其谨慎、小心地避开 “美白” 这个词儿,而用 “亮肤” 或 “淡斑” 这样的词来为产品打广告。

网友在推特分享他们认为真正代表公正的雕塑

最近,在英国布里斯托,抗议者推倒了爱德华·科斯顿(Edward Colston)—— 一位倍受尊敬的慈善家而又饱受诟病的奴隶贩子的雕像。这引发了其他一系列雕像被拆除,包括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杰弗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的雕像等等。现在,人们开始在推特上分享一些雕像的照片,这些雕像是为了纪念那些真正支持和平、平等和正义的人,他们反对结构性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以及许多其他社会问题。

La Mulâtresse Solitude (大约1772 - 1802年) 是瓜德罗普岛(Guadeloupe)反对奴隶制的传奇历史人物。她在怀有8个月身孕时领导瓜德罗普岛奴隶起义,被绞死前她的最后一句话是,“要么自由地活着,要么死”。

Nicholas Winton(1909年5月19日至2015年7月1日)是一位英国银行家和人道主义者,他组织了一场被称为 “儿童运输”(Kindertransport)的营救运动,解救了将被关进纳粹集中营的孩子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他从捷克斯洛伐克救助了669名儿童,其中大多数是犹太人。温顿为孩子们找到了家,并安排他们安全地前往英国。

爱尔兰大饥荒雕塑,饥荒发生在1845年至1850年间。这次由马铃薯短缺引发的灾害加上许多社会与经济因素,使得广泛的失收严重地打击了贫苦农民的生计。大饥荒对爱尔兰的社会,文化,人口有深远的影响,许多历史学家把爱尔兰历史分为饥荒前、饥荒后两部分。起初,英国政府采取了积极救灾措施,并在整个不列颠群岛开展了大型慈善活动。然而,在饥荒持续了一年之后,公众的同情已经枯竭。报纸指责爱尔兰管理不善,低估了受饥饿影响的人数,政客们也担心对食品市场的持续干预弊大于利。于是,随着爱尔兰移民一波又一波地涌入英国,公众的同情变成了敌意。在剩下的饥荒岁月里,爱尔兰农民艰难生存。

这座名为 Dignity (a.k.a. Dignity of Earth & Sky) 的雕塑耸立在悬崖上,俯瞰着南达科塔州张伯伦(Chamberlain, South Dakota)附近的密苏里河。艺术家 Dale Lamfere 将这座雕像献给了这个地区土著人民固有的尊严,土著拉科塔人和拉柯塔族文化。一篇专栏文章中,印第安人社会制度讲师 Susan Claussen Bunger 写道:“她让我想起了世界上的不公,也让我想起力量、毅力和生存。她代表了所有反抗和奋斗的人,为那些希望被倾听和重视的人描绘了战斗的口号。她以一种坚定而无畏的姿态来思考这个世界。她的名字叫 —— 尊严。”

//编辑:林聪明

猜你喜欢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