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搜索
 

132年前第一位女司机

06-25-2020

回顾汽车诞生之初的历史,不得不提及汽车发明者卡尔·本茨的夫人 —— 贝尔塔·本茨(Bertha Benz)。一次不寻常的旅行,让贝尔塔·本茨成为世界上首位女性驾驶员。她用 100 余公里的经历向世人宣告汽车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可以改变世界文明的机械。

在卡尔·本茨最初发明汽车之时,人们普遍对这个 “新生儿” 没什么好感。再加上它的操控性不是很好,一时间迎来的嘲讽多于掌声。虽然卡尔·本茨将它改进了很多次,可汽车的毛病依旧不断,以至于卡尔·本茨一直不敢开着它上街。

为了打破人们对汽车的成见,卡尔·本茨的妻子贝尔塔·本茨驾着它开始了一次不寻常的旅行,向世人证明了汽车的性能。在 1888年 8月的一天早上,卡尔· 本茨还在睡梦之中,贝尔塔偷偷唤醒了两个孩子,决定驾驶本茨新设计的三轮汽车去福尔兹海姆探望孩子的祖母。

展开全文

汽车离开曼海姆市不久,天色就渐渐亮了。马路两旁的人家听到外面怪异的响声,就从窗口伸出头看这个 “飞奔” 的家伙。有的人还壮着胆子走近它,但一闻到难闻的汽油味就又跑开了。汽车仅仅行驶 14 公里,燃料就已耗尽,贝尔塔只好到附近的药店购买汽油。

她买汽油的药店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加油站

在行驶 70 公里后,汽车又被一个陡坡拦住了去路,贝尔塔只好让小儿子驾驶,自己和大儿子在后面推。而此时,发动机的油路也出现了问题,贝尔塔用自己的发针将堵塞的油路进行了疏通。可没行驶多久,电器设备又出现了短路的情况,无奈之下,贝尔塔将丝袜作为绝缘垫,维持汽车继续上路。这看似 100 公里出头的路程,母子三人却开到了黄昏,虽然整段路程比较坎坷,但好在他们最终平安地到达了孩子的祖母家。

面对此举,孩子的祖母惊叹不已,小镇上的人们也都纷纷跑出来看这个 “怪物”。兴奋的贝尔塔给丈夫拍了一封电报:“汽车接受了考验,请速申请参加慕尼黑博览会。” 卡尔· 本茨在接到电报后两手发抖,但在平复心情之后,他很快就办妥了参展的手续。在慕尼黑工业博览会上,卡尔· 本茨的 “奔驰一号” 成功吸引了大批客户的目光。而贝尔塔也因为这次历史性的试验而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位汽车驾驶员。

可以说,如果没有贝尔塔这次勇敢而大胆地尝试,汽车的推广不知会晚多久,又或许会被他人抢占先机。虽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女性,但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无论设计、生产还是销售,汽车市场却还是男人们的天下。因为彼时的主流价值观认为妇女的位置是家庭,已婚妇女不应外出工作,而且一般高薪技术职业和重工业部门往往也都拒绝录用妇女。

但在 20世纪的两场世纪大战中,这种情况却逐渐发生了改变。二战时,壮年男性应征入伍造成劳动力短缺,随着战争进程对物资的需求猛增,急剧膨胀的工业生产在吸纳了几乎所有能工作的男子后,发现不得不雇佣妇女才能满足需要。于是成千上万的家庭主妇离开厨房走进工厂,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女性就业规模。

随着战后经济腾飞令私家车逐渐普及以及妇女地位的进一步提高,女性驾驶员的增多开始影响汽车厂家的营销政策,以至于出现 MPV 这种主要面对女性用户的车型。

而若说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一国汽车产业的女人,则不能不提到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铁娘子” 执政的 1979年至 1990年间正是英国汽车工业发生巨变的时期。事实上,在撒切尔入主唐宁街 10号前的 1960年代,受制于市场消费力下降、经济政策不稳以及日系品牌的强势入侵,英国汽车产业已开始出现萎缩的态势。

为应对危机,英国汽车公司与罗孚汽车公司在 1968年合并,并成立了英国利兰公司(British Leyland MotorCorporation)。但此次的整合并没有带来转机,利兰在竞争中节节败退,市场份额从巅峰时的 40% 下降至 1980年的 15%。众所周知,撒切尔信奉货币主义理论,鼓励自由竞争。她意识到利兰公司规模庞大,如果任其破产,后果则不可设想。于是她执政期间为利兰公司提供了 29亿英镑援助。奈何利兰汽车此时已是病入膏肓,最终难逃破产噩运。铁娘子在 1993年的回忆录中也不得不承认:“从理性角度判断,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继续支持利兰公司。”

如果说撒切尔夫人对于利兰汽车而言是拯救者,那么她后来放弃 “黄金股” 的举措则影响了一系列豪华车品牌的命运。所谓“黄金股”(Golden Share)又称特别股权,是英国政府在转让国营企业股份的改制过程中,发行由政府持有的股份,以此保留政府对企业的控制权。当捷豹从奥斯丁罗孚集团剥离并实行私有化时,撒切尔曾坚持政府要持有捷豹的 “黄金股”,并反对国有的奥斯丁罗孚集团被福特收购。

1989 年她改变初衷,开始允许国外厂商收购英国本土车企。“黄金股” 的放开立刻引发了通用和福特对捷豹的竞购战,最终后者以 25亿美元成为赢家。如果捷豹再被政府保护和扶持几年,或许就会被 90年代末的股市崩盘拖累,但也不排除能最终找到自己的立足之本。

蝴蝶效应还没结束 —— 1994年,整合了奥斯丁罗孚和路虎的罗孚集团被宝马收购。路虎后来被卖给了福特,与沃尔沃和阿斯顿· 马丁一道,成为命运多舛的福特首席汽车集团的一员。后面的故事耳熟能详,捷豹、路虎、沃尔沃和阿斯顿·马丁最终又都被福特赔本卖掉了。如果福特没有在 20世纪 90年代任性买买买,自家旗下的豪华品牌林肯也许会得到更多的关注。

如果捷豹能够独立生存下来,萨博、路虎和沃尔沃也有可能走上相同的道路,20世纪 90年代的欧洲豪华车品牌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假设健康和充满活力的小型车企能够与大公司形成战略合作伙伴,而不是附属关系,它们也许会历经另一番繁荣。如果时光倒流到 1989年,不知撒切尔夫人是否会改变最初的决定,紧紧抓住捷豹的“黄金股”不放。但我们都知道,世上永远没有如果。

撰文慕思唐 编辑:冠岩、ZOE 美编:VICKY

图片:品牌提供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猜你喜欢

热点资讯